好设计是艰苦的设计


引自 http://www.qdaily.com/articles/21901.html

“艰苦”并不是指设计过程,而是因为条件的限制让产品呈现出的极致。人们为什么会觉得野生动物非常优美?原因就是它们的生活非常艰苦,在外形上不可能有多余的部分了。

建筑师柳亦春在《梦想改造家》里改造的假山一样的住宅就是一个“艰苦”的案例。4 层楼 40 多平方的房子里挤进了三代人,要满足每个人的正常生活并尽可能利用空间,就不能有丝毫的浪费,经过精细推敲之后的设计也则接近“完美”。

所以有设计师说,“限制往往对设计师更好的,它的限制很强,你往往在可选的空间里面就要做精确的判断。”

产品设计里“艰苦”的案例并不多,几天前介绍的维纳·潘顿的“S”型椅算是一个。在 20 世纪 50 年代,设计师们有一个幻想的目标,用一块板材制造出一把有完整外壳的椅子,这就是他们给自己划定了一个“艰苦”的条件。潘顿基于里特维德的 Z 形椅实现了这把 S 形椅。他使用新型热塑性塑料材质制作,外形圆润光滑,可以叠摞并承受足够压力。这把椅子在 1960 年就设计出来了,直到 1968 年才因技术更新而投入生产。

这样看来“艰苦”也并不一定是天然条件的限制,也可能是设计师在追求审美或功能上的更高要求所拟定的目标,这也是激发“好设计”的来源。